导航菜单

a7-【艺术长廊】画论-你所不知道的言辞(中)

法▲▲▲

用墨之法,古人未尝不载,画家所谓点、染、皴、擦四则罢了。 此外又有渲淡、积墨之法。 墨色之中,分为六彩。 何为六彩? 黑、白、干、湿、浓、淡是也。 六者缺一,山之气韵不全矣。 渲淡者,山之大势皴完,而墨彩不显,气韵未足,则用淡墨轻笔,堆叠搜之,使笔干墨枯,仍以轻笔擦之,所谓无墨求染。 积墨者,以墨水或浓或淡,层层染之,要知染中带擦。 若用两枝笔,如染天色云烟者,则错矣。 使淡处为阳,染之更淡则亮堂,浓处为阴,染之更浓则晦暗。 染之墨色带黄,方得用墨之铿锵也。 画树石一次就完,树无蓊蔚葱茂之姿,石无坚固苍润之态,徒成枯树呆石矣。

朱荣华 莫放春秋佳日过 68x136cm

故洪谷子常嗤吴道子画有笔而无墨,项容画有墨而无笔。盖有笔而无墨者,非真无墨也,是皴染少,石之概括暴露,树之枝干枯涩,望之好像无墨,所谓骨胜肉也。有墨而无笔者,非真无笔也,是勾石之概括,画树之干本,落笔涉轻,而烘染过度,遂至掩其笔,损其真也,观之好像无笔,所谓肉胜骨也。墨有六彩,而使善恶不分,是无阴阳明暗;干湿不备,是无苍翠秀润;浓淡不辨,是无凹凸远近也。凡画山石树木,六字不行缺一。然用墨不行太浓,浓则失其真体,掩没笔迹,而落于浊。亦不行太淡,淡则气弱而怯也。需要自淡渐浓,不为墨滞。古云:字斟句酌。是不易用浓墨也。过与不及皆病耳,惟循乎规则,本乎天然,养到功深,气韵淹雅,用墨一道,备于此矣。

a7-【艺术长廊】画论-你所不知道的言辞(中)
a7-【艺术长廊】画论-你所不知道的言辞(中)

朱荣华 独当春日 70x180cm

皴法▲▲▲

夫皴法须知根源来派,先要习成一家,然后皴山皴石,方能入妙。昔张僧繇作没骨图,是有染而无皴也。李思训用点攒簇而成皴,着笔首重尾轻,形似丁头,为小斧斫皴也。王维亦用点攒簇而成皴,着笔均直,形似稻谷,为雨雪皴也,又谓之雨点皴。二人始创其法,厥派遂分,李将军为北宗,王右丞为南宗。荆、关、李、范,宋诸名家皴染,多在二子之间。惟董北苑用王右丞渲淡法,着笔均直,以点纵长,变为披麻皴。巨然继之,开元诸子法门。至南宋刘松年画石,少得李将军之糟粕,李唐近之。

朱荣华 万花魁首 34x136cm

夏圭、马远,一变其法,用侧笔皴,以致用卧笔带水搜,谓之带水斧斫,讹为北宗,实非李将军之肖子也。 又有解索皴、卷云皴、荷叶筋之皴。 古人作画,非一幅画中,皴染亦非一格。 每画到意之所至,看山之局势,石之款式,少变笔意。 郭河阳原用披麻,至矾头石,用笔多旋转似卷云。 王叔明喜用长皴,皴山峦准头,用笔多弯曲似解索。 赵松雪画山,分头绪似荷叶筋。 此三家皴,皆披麻之变体也。 盖皴与染相洽,皴用干湿,染分浓淡,山水全凭皴染得苍润嵯峨之致。 或云: 多皴多染则腻滞,皴染少则薄而不厚。 非也。 皴染之法,仍归于落笔,落笔轻松,意图娴雅,则不腻不薄也。 总归,皴要毛而不滞,光而不滑,得此方入皴染之妙也。

朱荣华 梨花带雨 70x140cm

上色▲▲▲

山有四时之色,风雨晦明,改变纷歧,非上色无以像其貌。所谓春山艳冶而如笑,夏山苍翠而如滴,秋山洁白而如妆,冬山惨白而如睡,此四时之气候也。水墨虽妙,只写得山水精力,实质难于区分。四时山色,随时变现呈露,上色正为此也。故画春山,设色须用青绿,画出雨余芳草,花落江堤,或渔艇来往,水涯山畔,使观者欣欣然。画夏山,亦用青绿,或用合绿赭石,画出绿树浓阴,芰荷浓郁,或作雨霁山翠,岚气欲滴,使观者翛翛然。画秋山,用赭石或青黛合墨,画出枫叶新红,寒潭初碧,或作萧寺凌云汉,古道无行人现象,使观者肃肃然。画冬山,用赭石或青黛合墨,画出寒水合涧,飞雪凝栏,或画枯木寒林,千山积雪,使观者凛傲然。四时之景,能用此意写出,四时山色,俨在楮墨之上,英英起浮矣。上色之法贵乎淡,非为敷彩暄目,亦取气也。青绿之色本厚,若过用之,则掩墨光以损笔致。以致赭石合禄,种种水色,亦不宜浓,浓则板滞,反损精力。用色与用墨同,要自淡渐浓,一色之中,更变一色,方得用色之妙,以色助墨光,以墨显颜色。要之,墨中有色,色中有墨,能参墨色之微,则山水之装修,无不备矣。

朱荣华 海棠仍旧浴鸳鸯 68x138 cm

点苔▲▲▲

点苔之法,未易讲也。 一幅山水,通体片段,皴染已完,要细玩搜求,何处墨光不显,阴凹处不深,加之以苔。 有可点不行点之妙,正在意会。 点之恰当,如美女簪花; 不当,如东施效颦。 盖点苔一法,为助山之苍莽,为显墨之精彩,非无意加增也。 古画有不点者,皆皴染入妙,石面棱层,无润滑之病,墨色神彩不暗,故无所事乎点苔。 点苔之诀,或圆,或直,或横。 圆者笔笔皆圆,直者笔笔皆直,横者笔笔皆横,不行凌乱倒置,要一顺点之。 用笔如走马观花,落纸要轻,或浓或淡,有散有聚,巨细相间,于山又添一番精力也。 山头石面,当点之处,微加数点,望之愈觉品格潇洒。 近有率意加点,不知当与不当,使观者望之,如鼠粪堆积。 大点者如瓜子铺陈几案,更有如小谷米形工致细点,如石之概括,a7-【艺术长廊】画论-你所不知道的言辞(中)或山头石面,周遭点之,翰墨之趣,尽被掩没,望之似蟆背蚁阵。 皆不知点苔之法也。 不知其法,妄以点苔为遮石面之丑,不知石之筋纹画就,其败笔痈肿之病已成,愈遮而丑愈出矣。 学者其微参之可也。

朱荣华 数花天地心 68x136cm

林木▲▲▲

画林木要知攒聚分散。 以浓阴浅深,分其近远,用笔弯曲之中,得坚固苍健之势。 更以墨之浓淡,分缀枝叶,自具堆叠深远之趣。 老树多屈节,纽裂有纵横之状。 嫩树多柔条,晃动有忧郁之姿。 洪谷子诀曰: 笔有四势,筋、骨、皮、肉是也。 笔绝而不断谓之筋,缠转随骨谓之皮,笔迹坚毅而露节谓之骨,伏起圆浑谓之肉。 尤宜骨血相辅也。 松似龙形,环转回互,舒伸屈折,有凌云之致。 柳要顶风探水之态,以桃为侣,每在池边堤畔,近水有情。 山麓杂树,密林丛窠,当有丰茂之容。 坡陀大树,补牙或三或五,须得苍健挺拔。 枯树枝干宜丫槎,似鹿角,似螳螂,俱要参差。 大凡树生于石者,根拔而多露; 生于土者,深培而本直,微见其根; 临水者,根长似龙之探爪,而多横伸。 其遥峦远岫,或桧或杉,攒簇稠密,深远意外,似有山禽野兽,迷藏穴中。 平畴小树,只用点朵而成,烟霭映衬,以断其根,要使径露。 平前景内,更宜层层叠叠,似隐山村聚落。 画树之形,种种纷歧一,至于墨叶夹叶,俱要生动,枝干停停,有曲有伸。 古云: 树为山之衣。 山若无树,则无仪盛之容。 盖四时现象,亦随渲淡烘托而出,春要华盛,夏要蓊郁,秋要凋谢,冬要丫槎。 此法在作者罕能精究,况观者乎。

朱荣华 和为贵 90x180 cm

坡石▲▲▲

坡石要土石相间,石须巨细攒聚。 山之峦头目上出土之石,谓之矾头,其棱面层叠。 山麓坡脚,有巨细相依相辅之形。 有平大者,有尖峭者,横卧者,直竖者,体式不行相同。 或嵯峨而楞层,或朴素而苍润,或临岸而探水,或浸水而半露。 沙中碎石,俱有滚滚活动之意。 画石以欹斜取势,要见双面三面,而坡脚与石相连,石嵌土内,土掩石根,崪屼嶙峋,千状万态。 石纹多端,皴法随亦尽变。 今人作画,不知古品格法,任己意落笔,从山脚画起,以碎石攒成大石,以大石叠垒成山,直至垒到山头方始停手。 是所谓堆砌也,乌睹所谓雄壮崔巍者哉! 画山大病,最忌山脉不连络,气势不贯串。 古法布局起稿,先钩大山之概括,其矾头坡脚石块,是顺手相衬补充耳。 石乃山之骨,其体质贵乎秀润衰老,忌单薄单调。 画石之法,不过此矣。

朱荣华 高秋清韵 40x60cm

水口▲▲▲

夫水口者,两山相交,乱石堆叠,水从窄峡中盘绕湾转而泻,是为水口。巉岩峻岭,一水如匹练,从上直垂于万仞之下,怒涛腾沸者,瀑泉也。山麓之下,回互缓流,伏而复出,滩泥纵横,沙脚交叉,碎石滚滚者,溪流也。若溪流澜漫,其间则有沙汀烟渚,芦草茸茸,凫雁水禽,栖飞其上,小艇泛动其间,有水阔天空之状,此山水家每用之。画水口垂瀑,须从流水之两旁皴染,使阴凹漆黑,以显石面凸出,水向峡中流出。水口之上,垂瀑源头,宜加苔草遮映,一派一滴,皆要生动,似有潺湲之声,故宋人多作波纹,有沄沄之态。元人但装点碎石沙痕,有活动之形,皆得水之容貌也。今人有未见真山水面貌者,辄画波纹风波,则板刻不酣畅,沙脚碎石,则凝碍不活动,画瀑泉从山顶挂下,或向石面垂流,总于古人背驰,难免观者一。

朱荣华 秋来清塘入诗歌 90x180 cm

远山▲▲▲

远山为近山之衬贴,要得保险,乃一幅画中之端倪也。画远山或尖或平,染之或浓或淡,或堆叠数层,或低小一层,或远峰孤耸,或云遮半露。古人亦有不作远山者,为主峰与客山取得权势,诸峰罗列,不用头上安头故也。凡此俱在暂时相望,增加尽致,不行率意涂改。今人以画远山为易事,所见只用染法,而无笔意。不知染中存意,兼有笔法,似此画出远山,才有骨格。古画中远山,或前层浓后层淡,或前层淡后层反浓者,今人不解其意乃是落日日影倒射也。而远山之巨细尖圆,总要与近山相等,不行高过主峰。使观者望之,极目难穷,起海角天涯之思,始得远山意味。凡信手染出,似近山之影,又两头排偶,峰头对齐,皆是远山之病。如此者,画师岂易为哉。

朱荣华 万数香雪海 68x136cm

云烟▲▲▲

夫云出自山川深谷,故石谓之云根。又云夏云多奇峰,是云生自石也。石润气晕则云生,初起为岚气,岚气聚而不散,薄者为烟,烟积而成云。云飘渺无定位,四时气候,所以而显。故春云闲逸,和而酣畅;夏云忧郁,浓而叆叇;秋云飘荡,浮而清明;冬云玄冥,昏而惨白。此辨四时之态也。凡画须分云烟,且云有停云、游云、暮云,烟有轻烟、晨烟、暮烟。烟最轻者为霭,霭浮于远岫遥岑,霭重阴昏则成雾,雾聚则模糊。云烟雾霭,散入天边,为日光所射,红紫万状而为霞,霞乃朝夕之气晖也。王右丞《山水诀》云:闲云切忌芝草样。今人画云,钩勒板刻,往往犯此病。又以云烟遮山之丘壑不当处,每画来龙,穿凿背谬,以云烟讳饰。殊不知古人云烟取秀,云锁山腰,愈觉深远,非为讳饰设也。画云之诀在笔,落笔要轻浮急快。染分浓淡,或干或润。润者逐渐淡去,云脚无痕。干者用干笔以擦云头,有吞吐之势。或勒画停云,以衔山沟。或用游云,飞抱远峰。翰墨之趣,全在于此。总归云烟本体,原属虚无,刹那变迁,舒卷无定。每见云栖霞宿,瞬间化而无踪,作者须参悟云是辏巧而成,则思过半矣。

朱荣华 闲庭香泛紫云深 69x138 cm

风雨▲▲▲

大块之噫气为风,起于巽方,以应四时之节候。 故春为和风则暖,夏为薰风则温,秋为金风则凉,冬为朔风则寒。 又有迅风、暴风、清风、和风。 风虽无迹,要看云头雨脚,草木飞扬,遇物而无阻止者,皆顺也,反此则逆矣。 凡画清风、和风,树杪柳梢,摇曳多姿。 画迅风、暴风,拔木偃草,山摇海沸,有疾拂千里之势。 雨随风作,亦有急骤微细之判。 然雨有迹,画无迹,但染云气下降,以随风势,湿气上蒸,烟雾杳暝,野水涨溢,隔岸人家在隐现出没之间,林木枝叶离披,丰草低垂。 总在微茫缥渺之中,逐个点逗呈露,斯为有得。 凡画雨景者,须知阴阳气交,万物润泽,而以晦暗为先。 次看云脚风势,总要阴晦气候。 历观往迹,余为米海岳名列前茅焉。

朱荣华 晓霞瑞露一枝新 69x139cm

待续......

a7-【艺术长廊】画论-你所不知道的言辞(中)
二维码